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请帖(1 / 1)
熊嬷嬷自然知道,徐婉如大办乔迁宴会的原因,她这是想跟忠顺府的家人们划开距离呢。
迟早总是要知道的事情,不如早一些划清界限,拉开距离。日后事发的时候,也不至于太过伤心。这一次萧家的事情,就是个极好的教训。
既然如此,熊嬷嬷也不打算拦着徐婉如了,细细看了一遍清单,跟方嬷嬷说,“邓家的姑娘,这个三姑娘和四姑娘,各发一个帖子。另外,这个信国公府长房的二小姐都请了,那么,给他们的大小姐也发一个帖子吧。”
邓家的事情,方嬷嬷能够理解,这两位小姐,一位是未来二皇子的继室王妃,一位是太子的侧妃。虽然现在都没有出嫁,可是以后,两人却代表了截然不同的势力。二皇子无权无势,母妃刘嫔的出身低微,只得选了个队伍,跟着三皇子,和太子作对。而所以,现在给她们发两个不一样的帖子,也说明郡主府的另眼相待。
可是这个信国公府的事情,就有些不妙了。方嬷嬷倒是不知道,昭阳公主胆大妄为到这么个地步,带了黄承志进宫想做秽乱宫廷坏人清白的事情。但是黄承志的心上人是谁,满京城的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是如意郡主徐婉如。
现在信国公府长房的二小姐郭云琴,接了邓太后的懿旨,跟永乐侯府的世子黄承志定下了亲事。再提起徐婉如的时候,对郭云琴来说,就比较尴尬了。
所以,方嬷嬷考虑宴请的时候,对这个郭云琴,十分的犹豫不决。还是余留说了一句,郭家的二小姐跟郡主之间,却是没什么过节和矛盾的。最后,方嬷嬷才敲板写了帖子给郭云琴。
可是郭云琴的姐姐郭云慧,就有些不好说了。毕竟,郭云慧虽然是信国公府长房的大小姐,可是,她母亲徐芳,却是实打实的忠顺府出身。而郭云慧自己,在母亲徐芳过世之后,几乎就在忠顺府的长房二房长大,现在嫁的,就是长房的表兄。
方嬷嬷自然听说过,燕国公主跟继子之间有些什么过节。而徐婉如小时候走丢,据说跟这两房的人也大有关系。现在请郭云慧这个徐家长房的儿媳妇,算是什么意思?方嬷嬷看了一眼熊嬷嬷,突然明白过来了,这是牛皮癣患者在晒太阳的时候需要注意如意郡主的意思。
萧家逼婚的事,方嬷嬷在宫里的时候也听说了,一则是因为萧家蒸蒸日上,二则,徐婉如又是宫里的新贵,方嬷嬷自然知道一二。
太宗的祭祀结束,徐婉如出了朝天宫,不回忠顺府,却直接来了她的郡主府,其中的意思,也十分明显了。这次,徐婉如是要跟忠顺府划开界限了,日后虽然是家人,却是住在不同府邸里的家人,这个亲情,自然要疏远几分了。
方嬷嬷是个聪明人,一下子就回过神来了,熊嬷嬷的吩咐,就是郡主的意思了。
“奴婢这就去办,”方嬷嬷听了熊嬷嬷的话,又跟徐婉如说道,“只是这个萧家的姑娘……”
徐婉如一愣,问道,“萧茉?”
“是,”方嬷嬷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前几天,萧家也派人给郡主送了乔迁的东西……”
这些事情,熊嬷嬷也是知道一二的,“不是已经还回去了吗,怎么还有说法?”
“是还回去了,只是后来,却是萧家大小姐的意思了……”方嬷嬷有些犹豫,总觉得是自己办事不牢,所以才让萧家的人时不时冒出来,惹了主人家的眼睛。
若是萧茉让人送了礼物来郡主府,多半是感谢徐婉如银屑病可以吃花生吗的意思了。毕竟,徐婉如的一句话,救了萧茉。
郭久青这样的嘴脸,永清郡主这样的婆婆,萧茉的性格又不是逆来顺受,挨打不还手的路子,去了信国公府,估计要折解释牛皮癣的症状,腾个好几年,说不定,被夫君和婆母厌弃,也有可能。还不如一开始就认清郭家的嘴脸,另择夫婿。
只是,萧茉也没想到,自己最后却成了太子的侧妃。不过,萧茉自己在这件事情上面,却很是乐观。
萧家人因为肃宗的缘故,不敢偏帮太子。可是萧茉却觉得,有自己的娘家在,日后太子怎么也会多看重自己几分。至于正妃孙眉,她是个什么东西。
而另外一个侧妃邓氏,萧茉觉得,日后也不可能成为正主儿。所以,对徐婉如搅和了她和郭久牛皮癣会带来哪些并发症青的亲事,萧茉心里隐约是有几分感谢的。
所以听说徐婉如搬到郡主府住了,萧家人送礼又被退回来了,萧茉就出面送了些东西,表示闺阁之间的情义,和家族无关。
这些个东西礼物,方嬷嬷就给收下来了。毕竟,把一个闺阁小姐送来的礼物退回去,于面子上,实在是很难看的。
熊嬷嬷有些迟疑,萧家的人,做事实在是有些过分的。可是这个萧茉,似乎又有些不怎么一样。既然收了人家的礼物,总不能全京城数的上号的人家都请了,偏偏跳过萧茉吧。打人不打脸,这样岂不是太过难看了。
看见熊嬷嬷有些犹豫,徐婉如倒是发话了,“给萧家也送个帖子。”
“这……”熊嬷嬷看了一眼徐婉如,“只怕来的,不会只有萧茉一个人啊。”导致牛皮癣的都有哪些因素
“怕什么,”徐婉如有些云淡风轻,“这个京城就这么点大,谁和谁没点交情,谁和谁没点过节,总有一天会遇到的,不如放开些。”
“这样也是,”熊嬷嬷算是答应了,只是,她却有些担心,萧家人会不识时务,又来多嘴多舌,说些讨人厌的话。到时候起了纷争,只怕事情患牛皮癣18年了,有没有治疗的方法会更加恶化。也罢,徐婉如都这么说了,只能她这个主事的嬷嬷多下功夫,阻止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吧。
“既然请了信国公府长房的郭云慧,”熊嬷嬷看了一眼徐婉如,问道,“那忠顺府的长房和二房呢?”
“我看着他们生厌,”徐婉如翻了个白眼,“那会儿走丢的时候就受够了,现在还请上门来讨人嫌吗?”
熊嬷嬷听了一笑,挥手示意方嬷嬷他们下去准备了。
↑返回顶部↑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