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002
幽冥涧怜花娘娘容颜一绝,烛幽也是早有耳闻的,但见其本尊也还是惊艳了一把。
那女子白衣翩然气质绝尘,乌黑如泉的青丝只以一支白玉梨花簪于发顶轻挽了一个髻,再无其他多余装饰,白腻如脂的面庞淡雅婉约,一双漆黑的眸子却是清波流盼,竟生生让人觉出几分温和可亲来。
烛幽有些不自然的移开眼去,他若没记错的话,这个女人的前世,应是个双目不能视物的睁眼盲女才对,可如今这双明眸是怎么回事?
他也顾不及想太多,只极不情愿的朝她拱了拱手,说道:“郾归城女帝座下右使烛幽,见过娘娘。”
见他这般敷衍,怜花也丝毫不生气。
只淡淡的朝青羽和洛春分看了看,见她们没受什么大伤后,也没看烛幽。
抬手招了方才挡下烛幽攻击的梨花枝,一边把玩着一边悠悠开口道:“此女子燃香指名要见我,右使大人今日怕是要白跑这一趟了。”
烛幽握紧身侧的拳头,眼里却闪过一丝挑衅,皮笑肉不笑道:“娘娘大名烛幽如雷贯耳,既是要见娘娘之人,又赶巧让娘娘遇上了,烛幽就此罢手本也无可厚非。
可鬼界有鬼界的规矩,点了祈愿香便是一只脚踏进鬼门关,这一路而来,烛幽也是力排众难堪堪得手,那凡人身上已经打上了我的精神烙印,还请娘娘高抬贵手。”
祈愿香也是鬼界的招魂香,此香只限凡人使用。
一般都是招些声名远播的鬼界大能,助其完成那些就算是神仙也无法完成或顾及到,却又不得不许的愿望才会用的。
此香极不易得,用香更是危及自身性命。
点此香便如入黄泉,鬼界的任何一只小鬼都可食其魂魄,既不增杀孽。
若被第一个打上精神烙印的人吸食,还可修为大增。
弱如鸡仔儿的凡人点此香,无疑是给鬼界修炼资源稀缺的恶鬼们送大餐。
这也难怪洛春分这一路以来被众鬼火围追堵截了。
此香需在自家祖庙虔诚祷告求见所求之人即为开启,开启后祈愿之人需凭一己之力,赶至离自己最近的一处所求之人的庙殿,便银屑病攻克时间可得见其本尊。
所求之人也必是在人间有庙殿享有功德的,双方见面达成共识后,所求之人便有守护祈愿者之责。
愿望未完成期间,祈愿者若不幸殒命,将扣其已有的功德,同时修为遭受不同程度的反噬。
若愿望顺利完成后,祈愿者不再是招魂体,所求之人获得相应的功德值。
反之,在双方会面时,若所求之人拒绝祈愿者的许愿,只需扣除少量功德,许愿则不成功,祈愿者当即解除招魂之体的体质。
白癜风用药后发痒是为什么呢洛春分也是计算好时辰的,做足了一切准备,天光微亮之时祈愿开启。
因着阴间多不敢在白日作怪的缘由,她也算是少受折磨的。
可夜幕降下后才是最难熬的,好在此香在点燃其间,那烟雾是能将其暂时庇护好的。
日夜兼程只能凭借双脚赶到离她最近的汜水镇怜花庙,洛春分还是有些够呛的。
这才有了开牛皮癣初期有哪些症状头那些鬼火冒着魂飞魄散也要围追她的那一幕。
烛幽之所以请怜花高抬贵手,那就是还有另一种情况,祈愿者与所求之人未达成共识前,他们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在这期间祈愿者若身亡,便只能说明其命该如此。
青羽听了烛幽的话极为不屑,正欲回怼他几句时,她主子怜花朝她递了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青羽却闷闷的朝着怜花一牛皮癣危害的表现有哪些揖,不满的嘟囔道:“主子,方才那厮可是差点儿把青羽烧得只剩下伞骨架子了,咱好歹在鬼界也是个有名有姓的不是,这也太不给咱们幽冥涧面子了。”
怜花听了她的嘟囔,柔柔一笑,抬手摸了摸已经凑到自己跟前,既委屈又娇萌的银屑病能治吗青羽的脑袋,俏皮的说道,“是吗?那咱们也不卖女帝面子可好?”
“嗯嗯。”青羽欢喜应着,看向自己主子的眼睛里都冒着光。
烛幽一头黑线,这究竟是一对什么鬼触主仆呀?当真是闪瞎了他的眼。
他略显焦躁的看向了她们身后那还飘在半空的洛春分。
还不待他开口,怜花极不客气的对他说道:“高抬贵手什么的自是不会有了,今日来的哪怕银屑病抠头皮屑是你主子女帝,我这手也是抬不起来的,你若再作纠缠,方才伤了我家小青羽那事儿,我可要去找你家女帝说道说道了。”
“你……,”烛幽闻言愤然,这女人的话说得还真是嚣张。
他轻嗤了一声后又阴阳怪气的说道:“娘娘这般强势,莫不是仗着薛王爷与女帝的那点交情?”
怜花闻言瞳孔微不可察的缩了缩,心里闪过一丝犹疑,面上却是不显。
她温婉一笑道:“阿郾与女帝能有什么交情?就算有,今日便是他在此处,这人我也保定了。”
“呵,还真是只闻新人笑不闻旧人哭呀!”烛幽定定看着怜花那看似温婉,却极是冷情冷性的硬茬子面孔冷嘲道。
“大胆,瞎说什么胡话呢,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什么新人旧人的,我家娘娘岂是你能随意编排的。”青羽瞪着烛幽急吼吼的凶道。
看着面前的二人,烛幽早已按捺不住心头怒火。
什么劳什子的娘娘,他能客套至此,可全是冲着女帝与薛郾的缘故。
↑返回顶部↑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