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清风拂山岗
元夕看了阚画子一眼,眉头微皱。
阚画子愣了一下,随即笑道:“小生初到平南城之时,曾向兄台问过路,时日有些久了,兄台忘了也是正常。”
元夕轻哼了一声,“小生?都大叔般的年纪了,也不知是牛皮癣到底能治愈吗哪里小了!”
方才阚画子照镜子的动作,元夕可看得一清二楚,只觉得此人,不像是个正常人。
阚画子面色有些尴尬,这少年似乎话中有话。
吕关雎打量了阚画子几眼,“哦~~”的一声,拉了个长音。
阚画子眼神一亮,“兄台可是想起来了?”
吕关雎瞥了阚画子一眼,摇了摇头。
“那兄台方才?”
吕关雎轻笑道:“我是觉得你说得对,就算我们见过,过了这么多时日,我也给忘了!”
阚画子摆手道:“无妨,无妨,有道是一叶浮萍归大海,能再与兄台相逢,便是缘分。”
吕关雎不欲与阚画子纠缠下去,便摆摆手道:“萍水相逢而已,我这人心大,无关紧要之人记不住,你也莫怪,便是他日再见于你,也只会是初见。”
说完转头看向元夕道:“元大哥,我们走吧!”
阚画子还欲再言,吕关雎已拉着元夕向着小船走去。
连个报上姓名的机会都不给。
看着二人背影,阚画子微微一笑有牛皮癣的地方痒怎么办
真是年少不知愁啊!
元夕回头看了阚画子一眼,阚画子点了点头,就此转身离去。
望着阚画子的背影,元夕沉思了片刻,转头问向吕关雎:“关关,你见过此人么?”
吕关雎眨了眨眼睛,“见过!”
元夕又问道:“记起来了?”
吕关雎剜了元夕一眼道:“自然是记起来了,不然我怎么会说见过呢!此人面黑个小,长得倒是有些特色。”
“特色?我看他那双眼睛倒是挺色的,若是我猜得不错的话,他肯定知晓你是女扮男装,他看你那眼神儿就不对!”
吕关雎笑道:“知道又怎样?知道我女扮男装的多了,不多他一个,本大小姐天生丽质,自然有人喜欢。怎么?他看我几眼你不开心了?”
元夕撇了撇嘴。
说话间,二人到了湖边小码头,老舟子见来了客人,忙起身迎接。
见来人是吕关雎,他便哈着腰笑道:“这位客官,您又来了啊,今日是游牛皮癣会带来哪些危害湖还是在湖心赏景?”
吕关雎笑着对老舟子说道:“老伯,今日您受些累,我们游湖!”
说完扯着元夕的衣袖道:“元大哥,走,咱们上船!”
说完她便率先跳上船。
跳上小船之后,元夕的身子不由自主地一歪,连晃了几下,他忙把住吕关雎的胳膊。
感受到胳膊上传来的力道,吕关雎扶稳元夕打趣道:“想不到堂堂元少侠上了条小船竟然会站不稳。”
稍微站稳之后,元夕慢慢放松下来,松开了手,略有不好意思道:“我这不是初次登船么!”
解开缆绳,老舟子轻跳到船上,引得小船又是一阵晃悠。
元夕又是一阵左摇右晃,忙双腿运功,稳稳地定在船板之上。
抄起竹篙的老舟子见状,笑呵呵道:“这位小哥儿是初次登船吧,像你这般站在船上,虽说稳当不少,却是极费力气,你看老儿我,随船而摆,一样站得稳,还很轻松!”
元夕慢慢蹲坐下去,一手把着船舷,一手扣着船内横木,看向老舟子。
已率先进入船舱的吕关雎见状,招呼道:“元大哥,快进来坐啊,在里面就没那么晃了!”
坐稳之后,元夕扶着船舷,双腿稍微放松。
毕竟是坐着,没牛皮癣患者如何加强饮食保健有站着那般摇晃,他转头对吕关雎道:“等会儿我就进去,我先在外面感受一下。”
收好缆绳,老舟子撑起竹篙向岸边一支,小船便离开岸边,向着湖中方向缓缓驶去。
慢慢撑着竹篙,老舟子见元夕看向自己,笑呵呵问道:“这位小哥儿不去赏景,看我这老头子做什么?”
元夕笑了笑说道:“老伯只管撑船就是,我从未见过船,心有好奇,就想看看老伯是如何撑船的。”
老舟子的双手重复着撑竿,收竿的动作,嘴上与元夕搭着话,“小哥儿,是不是觉得这船没那么晃了?咱们这湖啊,也没什么浪,这船吶,很稳的,你放心坐就是了!”
很少有客人愿意跟他这位撑船人说说话,大多数客人不是在船舱内坐着,就是在船的另一头赏景。
终日与水为伴的他,似乎习惯了这种孤独的静。
家中那位婆娘话多,儿子天天嫌弃他娘絮叨,可在老舟子看来,这过日子,不就是日日说些家长里短的话么?
若是连这些话都不说了,一家人不都变成哑巴了。
老舟子不喜欢这样,嘴好好的长在脸上,不说话像什么?没有声,家里连点热乎气儿都没有。
要是再多些孩子的哭闹,嬉笑声就更好了!
今日遇到了这么一位有意思的客人,晚上可有话跟婆娘说了。
元夕看着好似与小船融为一体的老舟子,笑道:“老伯这船撑得稳!”
他似乎明白了方才老舟子的话,方才自己凭借内力站在船上,实际上是一种逆势而为,若是这湖水有浪,小船晃得更加厉害,自己这法子未必管用。
站在船头上的老舟子,好似与这条船融为一体。
老舟子呵呵地笑了几声,别的话他不敢乱说,可要说起撑船,他的话就多了去了。
“这位小哥儿,不是小老儿胡吹,你看我撑船这般轻松,可换个人过来,未必会像我这般,这撑船可不是让船动就行了,怎么控制方向,如何让船不晃,那都是炼出来的,不懂的人,就算把老儿手中这根竹竿给他,也只能在原地打转儿,保不齐还得落水。”
元夕点了点头道:“术业有专攻,老伯言之有理!”
这时吕关雎从船舱中探出头来道:“元大哥,要不你去试试?”
元夕转头看向吕关雎道:“当真?”
吕关雎笑嘻嘻道:“这有什么?还有你元少侠不会的事儿么?你撑几下试试看,会不会原地打转儿。”
听得二人对话的老舟子忙摆手道:“我说二位客官,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方才这位小哥儿上船的时候站都站不稳,万一他一不小心落了水,可就麻烦了。”
吕关雎笑道:“老伯,不会的,你看他现在不是稳稳地站在船上了嘛。”
元夕果然已站起身来,正细细地感受着船体那轻微的晃动。
师父曾经告诉过他一句口诀,“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
要是想把“高深内功”练至至高境界,就要悟透这句口诀。
在山上的时候,他山风没少吹,这高深内功却没练至大成。
在船上这一刻,他似乎抓住到一丝感觉。
船在水上,他在船上。
船动,水动,他动。
他动,船动,水动。
牛皮癣饮食搭配原则水动,他动,船动。
究竟是谁在动?
吕关雎见元夕在发愣,便拍了一下元夕腰间,问道:“元大哥,你在想什么呢?”
元夕回过神来,看向吕关雎,抓了抓头笑道:“没什么,我是在想老伯为何会站得这么稳!”
老舟子憨笑道:“你这小哥儿问得有趣儿,老儿我撑船几十年了,要是在船上站不稳,岂不是要被人笑掉大牙了?”
元夕想了想,迈步向船头走了过去,只是刚一抬腿,便又不由自主地晃了起来。
他微微躬身,双臂张开,站稳了之后,开始微闭双眼,感受着船的摆动。
感受了一会儿,饮食上牛皮癣患者要注意些什么他又动了。
这回没有像之前晃得那么厉害。
元夕嘴角一扬,站直了身子,走到老舟子面前,笑着说道:“老伯,我来试试这根竹竿!”
老舟子细细打量了几下元夕,吃惊道:“你这小哥儿,当真挺厉害,老儿我还头一回见到有人初次上船就能站得这般稳的。”
元夕看向波光粼粼的湖水,轻笑道:“是老伯指点的好!”
老舟子摆摆手道:“小哥儿客气了,小老儿不过是胡诌几句而已,我可没这本事,不过我还是奉劝你一句,这撑船可不是儿戏,胡来不得!”
元夕拱了拱手道:“老伯放心,我不会胡来的。”
要不是眼前这位是客人,老舟子都想一竿子把他打下水了,现在这年轻人,咋这么不知天高地厚呢。
刚会迈步就想驾车了?有这个本事么?
看在银子的份儿上,老舟子叹了口气道:“敢问小哥儿水性如何?”
元夕愣了一下,随后说道:“不曾下过水,应该是不会水的。”
老舟子一拍大腿道:“这不是胡闹呢么?就算老儿这银子不挣了,也不能让小哥儿犯这个险。”
↑返回顶部↑
分享至 : QQ空间
收藏

0 个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